当前位置: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 > 世界史 > “十月革命”后列宁因何失去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十月革命”后列宁因何失去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文章作者:世界史 上传时间:2019-09-13

转载注明历史

1917年12月,100多份秘密档案整理完毕,《真理报》和《消息报》将全部文件公诸于众,国际媒体疯狂转载。讨伐帝国主义的浪潮汹涌袭来,列强应接不暇,布尔什维克人的信息战初战告捷。列宁为新生的政权营造了一个崭新的形象。列宁因此而被挪威人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但以西方对红色政权的敌视,他的提名很自然的被驳回了,理由是“已经错过了提名时间”。

文章摘自《中国经营报》 作者:方亮 原题为《苏维埃变脸》

103年前的7月25日,刚刚成立不久的苏维埃政权在莫斯科发布《对华宣言》,承诺废除沙皇俄国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归还沙俄侵占中国东北的领土以及庚子赔款,这让当时中国的许多青年欢欣鼓舞。然而,在苏联自身的危机解除后,中国人发现,那头贪婪的北极熊并未改变本性。

一个远在欧亚大陆的东端,自成一体,安然富足;另一个横亘于西欧与亚洲蛮族之间,坚韧而烂漫。这便是中国和俄罗斯,除了共同的集体主义哲学而导致的社会秩序和国家制度的趋同,似乎找不出更多的共同点来将两族归于同类。然而这唯一的一点相同之处,就足够两个民族走到一起,并演绎出一出时分时和的悲喜剧。

当历史刚刚踏入20世纪,中俄两国同时迎来命运的巨变。孔子的后人打破了封建社会的羁绊开始痛苦求索,彼得大帝的传人坚定的选择了一个德国人设想出的道路。原本安然富足的中国人此前已饱受俄国人的欺凌,而选择了新式道路的俄国人却向东方抛来橄榄枝——我愿归还昔日抢走的领土,我愿放弃赔款,我愿放弃特权,我愿……我愿……

这是梦幻?是骗局?还是一个把话说得太过,另一个却太过当真?

是否当真不要紧,只是国与国之间千万不能天真。

胜利者书写历史的过程相当于一种信息控制,亦即对权力的攫取。“维基解密”首脑阿桑奇被认为用部分“重量级”秘密文件来自保,各国解密档案也都遵循着不破坏当下政治秩序的原则来进行,斯大林死后其生前隐秘即遭曝光的先例更显示出权力与信息控制的紧密相关。

所以,当十月革命大功告成,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在彼得格勒夺取政权,他们几乎将完全的信息控制权掌握在了手中的时候,打一场信息战便是势所必然。虽在彼得格勒取得成功,但俄国全境尚为未定之地,其他帝国正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虎视眈眈,在英国担任军需大臣的丘吉尔更是扬言要将其“扼杀在摇篮里”,新政权必须使出全力自保。此一背景下,首任外交人民委员托洛茨基带着一位年仅24岁的水兵马尔金径直冲向了旧俄外交部大楼。在布尔什维克们看来,那里保存着沙皇俄国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所缔结的秘密条约,肮脏且不可告人。托洛茨基留下一句话:“我的工作很简单:公布一切秘密条约,然后关了那个小地方!”

本文由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十月革命”后列宁因何失去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