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 > 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 > 强国之间无宁日

强国之间无宁日

文章作者: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 上传时间:2019-08-29

收 藏

郑文公继位,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在齐、楚之间受夹板子气。 公元前666年,楚国伐郑。郑文公得知楚军要到了,急忙召集百官商量对策。堵叔说:楚军人多势众,我们不是对手,不如派人前去求和。师叔说:我们刚和齐国结盟,应该向齐求救,同时固守待援。当时世子姬华年轻气盛,请求背水一战。 叔詹的意见举足轻重。他说:你们三人的意见,我倾向于师叔的意见,我的看法,楚军虽然强大但不适于久战,会很快退兵。 郑文公认为楚军是他的令尹亲自带兵,可见决心很大,不会轻易退兵。叔詹则认为楚国历来伐诸侯都不曾用六百乘战车,可见公子熊元是怀着必胜之心,不过是想 在自己的梦中情人,嫂子息妫面前显显英雄增加点印象分,所以他胜得起败不起,害怕失败一定不会有大的作为。只要据城守得住,同时派人向齐求救,楚军不耐久 战,必然自己撤兵。 在郑的决策者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有人报告楚军已经打破桔关攻破外城,进了纯门就要到逵市了。堵叔着急了,说楚军逼的这么近,如果请和不成,可以到桐邱暂时躲避一下。叔詹却满有信心地说:不用慌,没什么可怕的。 叔詹在强大的楚军面前镇定自若,下令大开城门,让百姓正常走动,清扫工正常清扫,却让强将带精兵埋伏在城门内准备出击。楚将斗御疆带着先锋营一看这架 式,对副将斗勃说:郑国显得这么平静悠闲,一定埋伏着奇兵在骗我们入城,不能轻进,等令尹来了再说。就离城五里扎下营寨。过了一会,楚国令尹熊元带大兵来 到,听了斗御疆的报告马上登到高处向城内看。看到郑国都城内旌旗遍地,兵甲满巷。看了好一阵无计可施。熊元在心里盘算:郑国有“三良”在,智计百出,万一 打了败仗,有什么脸去见文夫人,那才真叫讨好不成反丢人。一定搞清敌情再攻城。 第二天后军主将熊游派人来报告:齐侯率领齐、鲁、宋联 军来救郑国,后军不敢再向前走,已经在原地待敌,防止两面受敌。熊元吃了一惊,没想到齐军来的这么快,就召集众将说:齐侯如果断了我们的归路,我们就会腹 背受敌。现在我们已经杀到了郑国的逵市,兵威已经足以让郑人闻风丧胆,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了,我们现在回国就是凯旋而归。于是传下号令秘密撤军,还故意在军 营内多插旌旗迷惑郑军,防止郑军追袭。大军一出郑界就大肆张扬取得了大胜,还派专人向日夜思念就是得不着挨不上的文夫人报捷。 郑国上 卿叔詹带军将亲自巡城,昼夜不眠。天亮时看了一下楚军营寨,对随行的郑将说:怕是一座空营,楚军已经退了。大家不信,叔詹解释说:幕帐是军中大将的居所, 鼓声不断,军卒游动,不可能有鸟栖息在军帐上,现在一群鸟落在军帐上,所以说他是空帐。这一定是他们得到了齐国救兵将到的消息,夜里偷偷地撤兵了。派人一 侦察,果然如此。第二天又接到边界报告,齐、鲁、宋的救兵得知楚军撤了,也就各自回国了。郑国君臣从此都很佩服叔詹的智谋。郑又马上派使者带礼物去答谢 齐、鲁、宋三国,感谢他们临危相救。 从这事也能看出当时郑国的受气地位,楚的相国想讨好自己的王后嫂子图行不轨之事,为了显能耐都可以拿郑国搓球。 楚成王取得了王位,任用了名相斗子文,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看到齐桓公称霸,心里不服,因为郑夹在齐、楚之间,郑却属于齐的势力范围,就想拿郑国立威。先后派斗廉、斗章两次率兵伐郑。 郑文公只好派人向齐桓公告急。 这一次惹火了齐桓公,他率领着齐、宋、鲁、陈、卫、郑、曹、许八路诸侯,组成“八国联军”伐楚。尽管雷声大、雨点稀,最后没取得什么实际成果,但总算逼的楚国低头认输了。 但在这以后,郑伯因为齐桓公干预郑国的内部事务,甚至拿郑的虎牢地方去赏申叔的功劳,就开始想脱离齐的阵营。所以在首止会盟中不辞而别。齐桓公就要伐郑。 楚成王得到这个消息,马上拉拢郑国,促使他脱离齐的阵营,反戈一击,壮大自己势力。郑文公在政治和外交上,开始倒向楚国。 公元前654年,齐桓公率领阵营内诸侯国伐郑,包围了新密(今河南省新密市东南)。郑国向楚国求救,楚王召集群臣商量救还是不救,令尹子文出主意,不必 直接和齐对抗,许国跟齐国跟的最紧,我们用少量兵力伐许国,齐国就会以大兵救许,郑国也就脱离危险了,这样我们动用的兵力不多,还避免了和齐直接冲突,这 叫“攻其所必救”。楚成王马上派兵伐许,齐桓公果然转兵救许,楚军知道齐军离了郑的境内,达到目的就撤兵了,齐桓公此次伐郑白忙活了一回。 第二年齐桓公又带兵伐郑。郑文公杀了当年出主意降楚的申叔向齐桓公谢罪请盟,齐桓公这才同意郑国请和并在宁母(今山东省鱼台县谷亭镇)会盟诸侯。郑国派世子姬华赴会结盟。 郑的世子姬华和弟弟姬臧都是郑文公的夫人生的嫡子,在夫人得宠的时候被立为世子。后来夫人失宠又病死了。新宠自然又产生了,矛盾也就产生了。 郑宫中有个燕氏的陪嫁女,虽然以妾的身份在宫内,但一直没得到文公的宠幸。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长的很魁伟的男人手里拿着兰草对她说:我叫 伯颓,是你的祖先,我把这株兰草送给你,这就是你的儿子,将来他会昌盛郑国。燕接过兰草,还闻到了幽幽的兰草香气。燕把这梦说给了文公,文公当即和她 上了床,并赐给她兰草做为凭证。就这一次燕就有了身孕,所以给生下的儿子取名叫姬兰。因为有这个梦做背景,又真的生了儿子,燕在文公面前开始得宠。 世子姬华看父亲宠妃较多,就担心自己的世子地位被动摇,私下求教叔詹。叔詹说“死生由命,富贵在天”,做儿子的但行孝道,想那么多干什么? 在叔詹这没得到满意的答复,就又去请教孔叔,孔叔就像和叔詹研究过似的,答复的口径完全一致。 世子姬华的弟弟姬臧性情诡诈,用鹬鸟的羽毛装饰自己的帽子故意招摇,师叔见到了就劝他说:这是有违礼制的奇装异服,公子最好不要用。 姬臧不愿听这话,就和哥哥说了。从此这哥俩和郑国的“三良”在内心里就埋下了恨怨的种子。 这次文公派世子去赴会,因为刚刚化干戈为玉帛,姬华就有点害怕不想去。叔詹却催促他早动身,世子心里就更恨叔詹了。后来一想,反正也推不掉,也难得有见 齐桓公的机会,干脆就利用这机会寻求个自保的办法。所以见了齐桓公,就想背靠大树好乘凉,找机会对齐桓公说:郑国的权政都在“三良”手里,过去发生逃盟的 事,根子都在他们三个人身上。如果您能除掉这三个人让我继了君位,我愿奉郑国做齐的附庸。齐桓公和管仲一商量,很讨厌姬华的德行,就把世子的话故意泄露给 了他的随行人员,很快郑文公就知道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郑文公继位,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在齐、楚之间受夹板子气。

公元前666年,楚国伐郑。郑文公得知楚军要到了,急忙召集百官商量对策。堵叔说:楚军人多势众,我们不是对手,不如派人前去求和。师叔说:我们刚和齐国结盟,应该向齐求救,同时固守待援。当时世子姬华年轻气盛,请求背水一战。

叔詹的意见举足轻重。他说:你们三人的意见,我倾向于师叔的意见,我的看法,楚军虽然强大但不适于久战,会很快退兵。

郑文公认为楚军是他的令尹亲自带兵,可见决心很大,不会轻易退兵。叔詹则认为楚国历来伐诸侯都不曾用六百乘战车,可见公子熊元是怀着必胜之心,不过是想 在自己的梦中情人,嫂子息妫面前显显英雄增加点印象分,所以他胜得起败不起,害怕失败一定不会有大的作为。只要据城守得住,同时派人向齐求救,楚军不耐久 战,必然自己撤兵。

在郑的决策者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有人报告楚军已经打破桔柣关攻破外城,进了纯门就要到逵市了。堵叔着急了,说楚军逼的这么近,如果请和不成,可以到桐邱暂时躲避一下。叔詹却满有信心地说:不用慌,没什么可怕的。

叔詹在强大的楚军面前镇定自若,下令大开城门,让百姓正常走动,清扫工正常清扫,却让强将带精兵埋伏在城门内准备出击。楚将斗御疆带着先锋营一看这架 式,对副将斗勃说:郑国显得这么平静悠闲,一定埋伏着奇兵在骗我们入城,不能轻进,等令尹来了再说。就离城五里扎下营寨。过了一会,楚国令尹熊元带大兵来 到,听了斗御疆的报告马上登到高处向城内看。看到郑国都城内旌旗遍地,兵甲满巷。看了好一阵无计可施。熊元在心里盘算:郑国有“三良”在,智计百出,万一 打了败仗,有什么脸去见文夫人,那才真叫讨好不成反丢人。一定搞清敌情再攻城。

第二天后军主将熊游派人来报告:齐侯率领齐、鲁、宋联 军来救郑国,后军不敢再向前走,已经在原地待敌,防止两面受敌。熊元吃了一惊,没想到齐军来的这么快,就召集众将说:齐侯如果断了我们的归路,我们就会腹 背受敌。现在我们已经杀到了郑国的逵市,兵威已经足以让郑人闻风丧胆,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了,我们现在回国就是凯旋而归。于是传下号令秘密撤军,还故意在军 营内多插旌旗迷惑郑军,防止郑军追袭。大军一出郑界就大肆张扬取得了大胜,还派专人向日夜思念就是得不着挨不上的文夫人报捷。

郑国上 卿叔詹带军将亲自巡城,昼夜不眠。天亮时看了一下楚军营寨,对随行的郑将说:怕是一座空营,楚军已经退了。大家不信,叔詹解释说:幕帐是军中大将的居所, 鼓声不断,军卒游动,不可能有鸟栖息在军帐上,现在一群鸟落在军帐上,所以说他是空帐。这一定是他们得到了齐国救兵将到的消息,夜里偷偷地撤兵了。派人一 侦察,果然如此。第二天又接到边界报告,齐、鲁、宋的救兵得知楚军撤了,也就各自回国了。郑国君臣从此都很佩服叔詹的智谋。郑又马上派使者带礼物去答谢 齐、鲁、宋三国,感谢他们临危相救。

从这事也能看出当时郑国的受气地位,楚的相国想讨好自己的王后嫂子图行不轨之事,为了显能耐都可以拿郑国搓球。

楚成王取得了王位,任用了名相斗子文,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看到齐桓公称霸,心里不服,因为郑夹在齐、楚之间,郑却属于齐的势力范围,就想拿郑国立威。先后派斗廉、斗章两次率兵伐郑。

郑文公只好派人向齐桓公告急。

这一次惹火了齐桓公,他率领着齐、宋、鲁、陈、卫、郑、曹、许八路诸侯,组成“八国联军”伐楚。尽管雷声大、雨点稀,最后没取得什么实际成果,但总算逼的楚国低头认输了。

但在这以后,郑伯因为齐桓公干预郑国的内部事务,甚至拿郑的虎牢地方去赏申叔的功劳,就开始想脱离齐的阵营。所以在首止会盟中不辞而别。齐桓公就要伐郑。

楚成王得到这个消息,马上拉拢郑国,促使他脱离齐的阵营,反戈一击,壮大自己势力。郑文公在政治和外交上,开始倒向楚国。

公元前654年,齐桓公率领阵营内诸侯国伐郑,包围了新密(今河南省新密市东南)。郑国向楚国求救,楚王召集群臣商量救还是不救,令尹子文出主意,不必 直接和齐对抗,许国跟齐国跟的最紧,我们用少量兵力伐许国,齐国就会以大兵救许,郑国也就脱离危险了,这样我们动用的兵力不多,还避免了和齐直接冲突,这 叫“攻其所必救”。楚成王马上派兵伐许,齐桓公果然转兵救许,楚军知道齐军离了郑的境内,达到目的就撤兵了,齐桓公此次伐郑白忙活了一回。

第二年齐桓公又带兵伐郑。郑文公杀了当年出主意降楚的申叔向齐桓公谢罪请盟,齐桓公这才同意郑国请和并在宁母(今山东省鱼台县谷亭镇)会盟诸侯。郑国派世子姬华赴会结盟。

郑的世子姬华和弟弟姬臧都是郑文公的夫人生的嫡子,在夫人得宠的时候被立为世子。后来夫人失宠又病死了。新宠自然又产生了,矛盾也就产生了。

郑宫中有个燕姞氏的陪嫁女,虽然以妾的身份在宫内,但一直没得到文公的宠幸。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长的很魁伟的男人手里拿着兰草对她说:我叫 伯颓,是你的祖先,我把这株兰草送给你,这就是你的儿子,将来他会昌盛郑国。燕姞接过兰草,还闻到了幽幽的兰草香气。燕姞把这梦说给了文公,文公当即和她 上了床,并赐给她兰草做为凭证。就这一次燕姞就有了身孕,所以给生下的儿子取名叫姬兰。因为有这个梦做背景,又真的生了儿子,燕姞在文公面前开始得宠。

本文由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发布于新葡的京集团3522vip,转载请注明出处:强国之间无宁日

关键词: